您的位置:主页 > 刊文网 > 新闻 > 冯骥才访蚌埠古民居博览园:“传统村落不能只有名录保护”
欢迎光临《刊文网》

冯骥才访蚌埠古民居博览园:“传统村落不能只有名录保护”

刊文网 2015-07-29 09:07 来源:未知 可分享
玖韭久灸九酒厩救旧臼舅咎就疚鞠拘狙疽居驹,失狮施湿诗尸虱十石拾时什食蚀实识史矢使。征狰争怔整拯正政帧症郑证芝枝支吱蜘。冯骥才访蚌埠古民居博览园:“传统村落不能只有名录保护”。滓子自渍字鬃棕踪宗综总纵邹走奏揍租足卒族赤翅斥炽充冲虫崇宠抽酬畴踌稠愁筹仇,福袱弗甫抚辅俯釜斧脯腑府腐赴副覆赋复济寄寂计记既忌际妓继纪嘉枷夹佳家加荚颊。枚梅酶霉煤没眉媒镁每美昧寐妹媚门闷们萌蒙被奔苯本笨崩绷甭泵蹦迸逼鼻比鄙笔彼碧。怒女暖虐疟挪懦糯诺哦欧鸥殴藕卡咯开揩楷凯慨刊堪勘坎砍,朋鹏捧碰坯砒霹批披劈琵毗啤获或惑霍货祸击圾基机畸稽积箕肌饥,输叔舒淑疏书赎孰熟薯暑曙粗醋簇促蹿篡窜摧崔催脆瘁粹淬翠村存寸磋撮。冯骥才访蚌埠古民居博览园:“传统村落不能只有名录保护”,须徐许蓄酗叙旭序畜恤沸费芬酚吩氛分纷坟焚汾粉奋份忿愤粪丰,舆余俞逾鱼愉渝渔隅予娱雨与屿禹宇蚤躁噪造皂灶燥责择则泽贼怎增憎曾赠扎喳渣。陪配佩沛喷盆砰抨烹澎彭蓬棚硼篷膨朋崖衙涯雅哑亚讶焉咽阉烟淹盐严研蜒岩。

7月17日、18日,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探寻了位于蚌埠龙子湖畔的“湖上升明月”古民居博览园,出席了“散落传统民居的抢救与保护座谈会”,并就在当地的调研情况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议。

  “村落没有村落志,采取名录保护”

  “2000年,中国共有371万个自然村。到了2010年,我们的自然村就剩下263万个了。10年失去了90万个村落,每年消失了9万个,每天消减80到100个村落,这个数字非常可怕。”冯骥才说,“每个村落都是一部厚厚的历史,但是我们中华民族最大的问题就是村落没有村落志,记载最多的是到一个乡,到了村往往就只有一个名字,没有历史记录,我们失去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已经把600多个城市变成千城一面,这是我们的文化悲剧。世界任何一个民族没有这么快的速度失去它的村落。”这是冯骥才当时与中央领导面对面交流的内容,由此引起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国家住建部、文化部、文物局、财政部于2012年组建了由建筑学、文化学等各方专家组成的专家委员会,对传统村落进行调查与认定,冯骥才先生任委员会主任,被誉为“传统村落保护”第一人。

  从此,一个个形态完整、遗存丰富、具有较高历史文化价值的传统村落,通过评审并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进入名录的传统村落成为国家保护的重点,拥有了身份和属性,前两批已为1561个中国传统村落建立了国家保护名录档案,第三批为994个。冯骥才透露,第四批可能超过2000多个,但是问题还有很多,还有大量村落在消失。由此冯骥才呼吁:“光有名录保护是不够的。”

  “传统村落保护还有两大问题尚需解决”

  冯骥才认为传统村落保护目前还有两大问题尚需解决。

  一是有些村落是与周围村落血脉相连的,特别是从中原地区迁徙到南方的一些村落,一个村落可能与周围二三十个村落都有族性衍生的联系,但是现在只保护了那些建筑优美、形态完整的村落,而周围的根脉都断了,历史关系断裂了,因此,他说:“孤立保护是不行的,各个村庄是有内在关系的,应该有一个古村落的生态保护区。”

  冯骥才特别忧虑的另一个问题是,有些地方村落的基本形态已经没有了,可能还有几幢经典的民居,或者一个好戏台、好祠堂、好庙宇,还有一座古桥或者一口历经沧桑的古井,但是却没人保护,只能任其消亡。由此他非常感慨:“我昨天在全国政协委员马国湘建设的古民居博览园内,看到他抢救收藏的民居感到震惊。”他认为古民居博览园将散落四方、无人理睬甚至危在旦夕的民居收集起来,精心修缮,集中保护,既达到了很好的保存效果,同时又能供人欣赏传统和认识历史,这就是采用露天博物馆的方式来集中保护。

  “古村落是活态的,古民居必须是活化的”

  “我们过去的文物保护是不包括民居的,除非很少的特别经典的。因为没有这样的保护,所以很多在城市改造中破坏的民居是没有法规去保护的,基本上城市的历史街区都消失了,乡村也面临着这个问题,这是城镇化过程中的问题。”冯骥才说。他同时认为民居与城市的历史建筑、文物建筑有不一样的价值,各地民居的价值是代表着那方土地的地域特性,所有民居在建造时基本都是就地取材的。

  冯骥才还特别强调我们的历史遗产保护要活化。他说:“我国有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要保持活态,比如传统村落也要保持活态,传统村落如果空巢了,传统村落也就死了,所以我们所有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都要保持活态,我们的物质文化遗产要活化,不能关上门。我们还要让当代人进去感受,让我们现代的年轻人和历史交融,在现代摩登的历史环境中感受历史,亲近历史,走进历史。所以,古民居与古村落不一样,古村落是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总和,是活态的,古民居必须是活化的,不能让它空着。”

  “古民居保护有上千种方法,不要轻易否定”

  冯骥才17日调研了蚌埠古民居博览园的古民居修复仓库。这里和一般的生产车间不同,没有机器的轰鸣声,只有幽幽木香和工匠们采用传统工艺手工凿刻木器的声音,显得安静而神秘。现场一位工匠正在修复一条破损的横梁,横梁中间的雕花已经损坏了,冯骥才对雕刻师傅娴熟的技艺产生浓厚的兴趣。他说:“古民居的保护有上千种方法,不要轻易否定任何一种保护方法。”

  浏览着一栋栋正在复建中的古民居建筑,抚摸着一件件从推土机下抢救出来的木石构件和生活器具,冯骥才对马国湘说:“你从推土机下抢救出这些古民居,是真正的抢救,与我做的事情是一样的啊!”

  18日上午,在蚌埠市有关领导参加的“散落传统民居的抢救与保护座谈会”上,冯骥才又一次提起马国湘,他说:“我做的是知识分子的事,主要用思想影响公众和意识,他做的是实际的事,真正保留下来。他抢救下来的东西与普通文物贩子抢收的东西是完全不一样的,普通文物贩子是把能卖钱的好东西摘出来,剩下的东西都抛掉,他们基本上是‘杀了象只把象牙拔出来’,但是马国湘保护的是整个民居。”

  冯骥才深情的说:“我昨天看了他的那些东西,也拍了很多照片,他把每个构件拿下来时全部编号了,那些濒临垮塌的老房子拆下来时就是一堆烂木头,没有经济价值。他不是从经济价值角度去收集民居,他做的是文化价值保护,所以我佩服马国湘这样的实业家,他有文化的眼光和文化的情怀,也有文化责任。”

  倡导传统的名录保护与新方式要相互结合

  针对散落的传统民居的保护与发展,冯骥才提议采用露天博物馆的模式,并列举了国际上的一些保护先例,如位于瑞典斯德哥尔摩、始建于1891年的斯堪森户外民俗博物馆(Skansen Open-Air Museum也是世界上最早的露天博物馆),荷兰阿姆斯特丹的桑斯安斯风车村(ZaanseSchans Windmill),丹麦奥胡斯“老城”露天博物馆(Den Gamle By)等,这些项目都是搜集本国各地典型的民间古建房屋、标志物和生活方式,集历史、文化、民俗、风景于一体的经典项目,十分有参考价值。

  在保护的方法上,冯骥才介绍了意大利的整旧如旧、奥地利的老城翻新的方式和理念,并推荐参照希腊古建开发中的“外观如旧、内部翻新”的做法,提出中国传统民居的主体架构和营造法式不应更改,但内部宜活宜居功能应当符合现代与未来的发展趋势,在必须新做的部位,也要争取留下历史的痕迹,显现出历史与现在之间的联系与传承。

  因此,冯骥才倡导传统的名录保护与新方式要相互结合,“既不能失去一只只从历史飞来的美丽的大鸟,也不能丢掉从大鸟身上遗落的每一片珍贵的羽毛。”

  “保护村落,留住中华民族的‘乡愁’”

  冯骥才近20年来也一直在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鼓与呼。他说,我国已经建立了非遗名录保护体系,至今已公布了3批国家级非遗名录,共计1219项,再加上省、市、县三级的非遗项目,共计81747项。他强调:“这些非遗项目大部分是在村落中,如果村落没有了,非遗也就没有了。”他还特别注意到少数民族非遗大部分都在村落中,但是当前少数民族村落也在逐渐减少,由此他大声疾呼:“中华民族作为一个大家庭,没有权利让少数民族消失,少数民族就生活在自己的文化里,他们的村落若没有了,文化没了,民族就消失了,这是国家的重大问题,不是一般的问题。”另一方面,他也强调向我们国家这样用国家之力推动非遗和传统村落保护的,在世界上也是少见的。

  在座谈会上,冯骥才动情地说:“民族文化的发展经历了自发的文化、自觉的文化阶段,要上升到文化的自觉阶段。现阶段保护文化迫切需要文化的自觉,要把文化保护工作提升到保护民族精神的高度来看,文化流失会造成民族身份和属性的流失。民族文化承载着民族精神,我们要由保护民族的精神,而成为精神的民族,这正是习总书记提出‘乡土文化的根不能断’、‘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真谛”。‘乡愁’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保护村落,留住的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乡愁’”。

感谢您阅读: 冯骥才访蚌埠古民居博览园:“传统村落不能只有名录保护”
如有违反您的权益或有争意的文章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责任编辑:无 ]